旗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旗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版扭曲操作悄然登场

发布时间:2021-02-01 16:19:01 阅读: 来源:旗帜厂家

中国版“扭曲操作”悄然登场

“锁长放短”成宏调新药方,分析称需警惕误伤流动性  央行上周发布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引发业内广泛关注,其中“把冻结长期流动性和提供短期流动性两种操作结合起来”的提法成为此份报告中的最大亮点,被一些机构解读为中国版的“扭曲操作”。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则认为,央行已看到信用市场隐藏的巨大系统性风险,并试图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化解。“‘以短换长’对长端利率持续上升必须保持高度警惕,未来资金链断裂和信用违约极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释放,一旦出现,中国经济就会‘硬着陆’。”他表示,“央行政策导向应该适当调整,6月份出现的钱荒就是系统性风险在一定程度上的暴露,值得高度警惕。”  “锁长放短”造成6月“钱荒”  “与以往每期报告涵盖众多内容相比,本期报告内容更像一部流动性报告。”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昨天对南都记者表示,“这为我们探测6月极端流动性冲击的原因、及其后货币政策的可能变化提供了可能。”  鲁政委认为,“表面上看,触发6月流动性紧缺的原因似乎是受多种因素叠加影响;但数据显示,”6.20“是在货币市场利率自5月15日开始持续上升了1个多月之后才出现的,这暗示应该并不是什么应对不及的突发事件,而是特定的政策考量促成的。”  实际上,二季度央行一方面通过续做到期的3年期央票继续回笼了流动性,另一方面则通过SLF释放了一些流动性,其实际释放的流动性仅为470亿元。“但是令市场无法预料的是,续做的3年期央票竟然无法从‘央票发行’中查到,这意味着,市场原本以为存在的这一部分流动性,事实上却因‘续做’而是没有的,实际释放的流动性仅为明示到期央票量的1/10。”鲁政委认为,“加上外汇占款剧烈波动且事前不可预见,如此一来,越来越多的信息隐身,这无疑给5、6月份金融机构的流动性管理造成了巨大困扰。”  年内料不会降准降息  “长期通货膨胀,短期流动性偏紧,我们需要一个稳健的货币政策,所以采取了‘锁长放短’的方式。”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昨天对南都记者表示,“其中,‘锁长’是因为目前M 2余额偏大,有长期通货膨胀的风险,需要控制M 2的增长;而国家要实现2020年居民收入倍增的目标,所以对3年期央行票据开展了到期续做,便于进一步实现居民收入倍增的目标。目前来看,‘放短’的措施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货币短期流动性增加,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有所回落。”  央行正在逐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央行此前发布的多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向市场准确传达了政策方向。而对于下一步利率市场化的突破口,李迅雷认为,“提高流动性风险管理水平,推出存款保险制度等,都将是未来利率实现完全市场化的前提。”他解释,目前主要商业银行已经上市,他们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融资,以提高银行资本金充足率,增加银行的抗风险能力。下一步,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势在必行;同时,存款利率浮动的上限,未来可能提高从目前的10%提高到20%。  另外,李迅雷认为目前没有必要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及基准利率。“今年没必要调整,明年有可能调整。目前来看,央行采取的一些货币政策已经达到了预期效果:经济增长,通过膨胀得到了控制,就业也有所增加,所以,今年没必要调整”。  化解风险不能用力过猛  随着“锁长放短”的实施,中长期债券利率持续走高,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认为,当前中长期债务主要来自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且这些债务的质量普遍较差。“长端利率持续上行,可能造成资金链的断裂和债务人的无序违约,进而导致市场风险偏好的下降。”刘煜辉认为,“这种冲击很大,因为市场主体的流动性偏好上升,市场行为也会发生变化,6月份的钱荒就是风险在一定程度上的暴露。”  “信用是链条,某个节点的信用阻塞和违约,对上游的债权人和下游的债务人都有影响。”刘煜辉表示,“中国当前的信用市场隐藏着极大的系统性风险,一旦出现问题,经济就可能会‘硬着陆’;而身为货币政策执行者,央行显然已经看到了这一风险,并已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化解。比如钱荒以来,通过抬升市场端的利率,来积压信用端的风险,压迫某些激进的市场主体减杠杆。”  “这一做法原则上没有问题,但是需要注意适度,如果用力过猛造成资金链断裂和大面积连锁反应,则可能会出现比较大的问题。”刘煜辉表示。

酒泉特岗教师考试

甘肃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时间

甘肃三支一扶考试内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