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旗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年收入减四成谁动了中移动的高薪

发布时间:2020-03-23 11:45:10 阅读: 来源:旗帜厂家

“从2007年到现在,普通员工的收入最少减少了40%。”2月24日,广东移动的一名员工小王告知记者,今年伊始,新的一轮减薪再次在中国移动内部开始实行——每一年降10%,连续5年。在通讯行业,中国移动的员工薪酬大大高于同业水平,因此也一直吸引着大量的优秀人才,不过随着社会对收入差距的关注度提升,移动从2004年开始了降薪之旅,其中2007年和今年开始的两次降薪幅度最大。

2007年进入移动的小王一直没有体验过加薪的滋味,而减薪的日子却仍漫长。

“这次国资委要求移动减薪,是以行政管制保护社会公平的一种方式。其一方面确切部份减缓了社会舆论对公平的要求,不过在另一方面却也给运营商员工的积极性带来了打击。”通讯行业专家项立刚向记者表示,如何在这两方面进行平衡,是监管部门需要思考的地方。

有关降薪的消息,未获中移动和国资委官方证实。

国资委严控分配

与石化、电力等行业央企相比,通讯行业的收入其实不突出,即便在行业中收入最高的中国移动也仅位于中上等的水平,为什么它却成为国资委薪酬监管的“样板”?

除“每天3亿净利”的超强赚钱能力外,项立刚认为,这也与此前移动员工给外界的高收入印象有关。

中 国电信一名内部人士认为,移动的超高利润和员工之前的高薪主要得益于政策优势和垄断,同为国资委下辖的央企,员工素质也相差不大,但移动的收入却远远高于 其他运营商,虽然经过重组和不对称管制,但在3家运营商的格局上,移动一家独大的状态并未动摇,“这或许是国资委严控移动收入的缘由之一。”

另外,他认为,几家运营商不同的上市模式也使得移动有增加员工分配的冲动,由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都是红筹上市公司,其利润分配必须经过国资委的批准才能实行 ,而移动作为蓝筹上市公司,董事会管理层有独立决定收入分配的权利,所以此次国资委要强势参与分配机制。

实际上,国资委之前在对央企投资方向的控制、对央企高管薪酬的待遇控制上,已显示了其改革央企薪酬的意图和决心。

今年1月初,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北京大学一个论坛上表示,目前央企高管年收入最多的是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2007年是133万元,“事迹薪先给他的是60%,留下40%。给他这样发薪水可能在国际上是我发明的,万一他在任期中做得不好,我还能扣他的钱。”

这样的举措从上一年已陆续开始实行。去年12月28日,李荣融签发了国资委第22号令,表示《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暂行办法》已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第84次委主任办公会议修订通过,自2010年1月1日起实施。

另外,去年10月16日,国资委在“关于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央企业全员业绩考核工作的指点意见》的通知”中规定,从2010年起,将对未建立全员事迹考核制度、全员业绩考核工作展开不力的中央企业,扣减经营业绩考核得分。

其中规定,要不断创新全员业绩考核方法。各中央企业要积极鉴戒国内外先进的考核方法和理念,鼓励使用经济增加值(EVA)、平衡计分卡(BSC)、360度反馈评价、关键绩效指标(KPI)等先进的考核方法,不断探索符合本企业实际的全员业绩考核方法和途径。

以EVA为例,它与传统计算公司利润的财务方法不同,经济增加值是包括资本本钱在内所有本钱被扣除后的剩余收入,是对真正利润的评价。

依照国资委的统计,2008年自愿参加国资委经济增加值考核的企业已由2007年的87户增加到93户,推行该项考核的央企比例已近2/3。而从2010年中央企业负责人第三任期开始,国资委将在央企中全面推行经济增加值考核。

对央企薪酬制度的改革,目标是将助长垄断行业高收入、加重行业收入差距的“工效挂钩制”逐渐停止,以“工资总额预算管理”替换。

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即央企在年初时上报国资委当年的工资预算方案,国资委对预算进行审核,并根据行业工资水平的高低,制定上、中、下三个关于人均工资增长额度的调控线。并且,国资委将对央企工资实行“双控制”:一个是工资总量控制,另一个是人均工资控制。

告别高薪的日子

连续几年屡次的降薪让小王显得有些意气消沉,虽然与同行相比,其待遇并不算低,但积极性遭到不小的影响。

与 小王感觉相悖的是,移动员工整体的收入水平是在不断增长中。根据移动近年来的财报统计,移动的人力本钱2006年至2008年分别为169亿、183亿、 200亿,年增幅为8.4%、9.2%,2009年上半年的同比增幅为7%。不过这几年营运收入的增幅达21%、16%,2009年上半年因金融危机和重 组,增幅略低仅为9%。

另外,小王不解的是,目前移动内部的收入差距差异,作为7级员工,其工资水平不足10级领导的一半,人数不多的领导占整体人工成本的比重偏高。“如果要下降和调剂薪酬,这方面能否改良?”小王表示。

记者得悉,据移动内部人力资源的统计,移动目前的微观基尼系数为0.35。

项 立刚告知记者,在其最近做的一个运营商员工压力调查中,由于重组后的竞争压力加大,25%的员工表示将在5年当中换工作,如果把为数众多的派遣工纳入,该 比例能到达一半,乃至有些员工需要做心理辅导。另外,在去年跟运营商做的几次培训中,他发现员工士气明显不足,“其实,运营商的员工在高薪的同时,压力也 是很大,因此这次降薪进程中,一定要做好员工的思想工作,讲清楚降薪的缘由和来龙去脉,这样才能减少对员工士气的打击。”

与此同时,降薪也体现出了移动重组后的竞争压力在不断增大,部份也是市场导向的结果。去年前3季度,中国移动839.35亿的净利润仅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8%,在利润率方面,25.7%的利润率则比上年同期的27.5%有小幅度的下落。

与 此同时,全部通讯行业整体出现了下落趋势。中国电信第三季度29.8亿的净利润比前两个季度分别为46.99亿和37.13亿的净利润进一步下落。中国联 通前三季度经过调剂的利润总额为91.8亿元,是上年经调剂全年净利润145.2亿的63.3%,通讯服务收入也仅为上年全年收入的74.2%。

“在3G投入巨大而利润没能产生的情况下,目前运营商的现金流和负债率都有压力,降薪也是一种过冬的手段,移动高薪的日子行将成为过去。”上述中国电信人士说。《21世纪经济报导》

郑州烧伤专科医院排名

济南白癜风医院热门文章

消化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