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旗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倾斜的铁矿石谈判桌中国钢企再上书

发布时间:2021-01-07 20:17:32 阅读: 来源:旗帜厂家

中国钢企再度“上书”。

3月15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与武钢集团的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国内主流钢铁企业达成协议,联名上书国务院,希望将铁矿石谈判上升至国家层面。该协议是3月11日中钢协召开副会长以上内部会议时确定的。

本报记者获得的部分上书内容显示,钢企希望国家部委高度关注铁矿石谈判,并给予相应干预,制止三大矿山不顾市场规律随意涨价;同时,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在今年推行进口铁矿石代理制。

该上书内容还表明,目前三大矿山要求的涨幅,已经远超钢铁企业能承受的范围。据了解,淡水河谷有意将铁矿石价格上涨80%以上。这极大地挑战了国内钢企预想的30%涨幅。

15日,澳大利亚政府迅速做出回应。澳方贸易部长表示:“我们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相应地,我们要求中国的行动应符合市场准则。”

国内钢企在2009年也曾经向有关部门“上书”,不过对铁矿石谈判结果并不起作用。作为买方的钢铁企业在强大的铁矿石供应商面前的弱势暴露无遗。

面对越来越见底的利润池,中国钢企不愿继续做忍者,他们企望政府出手相助。但在供应商比其所供货的产业更为集中的情形下,他们面临的无疑是霍布斯选择。而澳元升值、美元贬值令限制涨幅的希望更为渺茫。

反对过高涨幅

“很抱歉,原定于晚上7点的采访推迟到明天,我要去钢协参加一个紧急会议。”11日下午,一位前来北京参加“两会”的钢企人大代表发短信给本报记者。

11日晚,一位业内人告诉本报记者,中钢协紧急召集前来参加“两会”的钢企代表,就铁矿石谈判问题商讨对策。

中钢协会长、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在会上提议,就铁矿石谈判问题联名上书国务院,该提议获得与会代表的一致赞同。

“上书”内容显示,目前,铁矿石谈判的难度已超出预料,三大矿山所要求的涨幅已远远超过中国钢铁工业成本的附加值,导致谈判再度陷于僵持境地;而面对矿山的涨价要求,钢铁企业基本束手无策。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在此次内部会议中,钢企代表们重申坚持长协机制的立场,并预测中国钢企很可能被迫接受三大矿山的涨价要求。

一位国内某大型钢企的总经理表示,目前,国内钢企的涨幅“底线”,已较原来的20%至30%略微提高,“只要能保证企业的一点点利润,估计就会接受了”。

华菱钢铁(000932)集团的一位高层也对记者表示,“去年年底,我们预计涨幅是10%,今年年初预计涨幅提高至20%,后来又提高到30%,现在看来,30%是远远不够了。”

钢铁业“三巨头”之一鞍钢(000898)集团总经理张晓刚称,原来预计30%涨幅,目前“似乎挡不住了”。

3月15日,本报记者从一位澳大利亚矿商处获悉,力拓、必和必拓原先所要求的40%涨幅,是在美元不贬值的前提下涨价。

由于铁矿石以美元结算,而目前,单就美元贬值这一因素,2009年三大矿山与日韩达成的长协价已下降近30%。“加上美元贬值的因素,估计(澳大利亚)矿山至少要求涨价70%。”

此外,据了解,目前,淡水河谷要求今年的铁矿石合同价格涨80%至90%,欧洲钢铁工业联盟(下称欧钢联)公开反对该涨幅。

如果说,出乎意料的涨幅对中国钢企来说意味着成本危机加重,那么,三大矿山执意要求打破年度定价机制、跟随现货市场定价,则是一场更大、更持久的灾难。

从去年开始,必和必拓似乎铁了心要推行指数定价,该定价方式根据现货价格作出调整;今年,年度定价机制的忠实拥护者淡水河谷也一改往日态度,公开声称“公司将支持改变年度定价机制”,并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现货定价。

钢企代表们在“上书”里表达了坚持年度定价的态度,因为这种定价方式对钢企来说,价格和货源都更稳定。

邓崎琳也表示,如果在市场采购现货,大部分钢铁企业就要承受比较大的成本压力。

这意味着,现有条件下,国内钢企要么拒绝现货定价机制,要么接受“出乎意料”的涨价要求。前者,正如邓崎琳所暗示,国内钢企将极力拒绝,政府部门如何干预三大矿山“漫天要价”?

国内钢铁业咨询机构My Steel分析师曾节胜表示,从以前政府干预经验来看,政府不大适合干预铁矿石谈判,“我不知道除了坐下来和三大矿山好好协商,还有其他什么办法可行”。

推行进口铁矿石代理制

“上书”内容显示,目前三大矿山掌握主动权,铁矿石处于买方市场,今年铁矿石谈判形势非常不乐观。

代表们在“上书”中陈述,今年铁矿石谈判结果只有两个,一是中国钢铁企业大面积、大幅度亏损,二是钢铁企业自身不堪重负,被迫提价,将成本压力传导至下游汽车、造船、家电等行业。

“上书”总结,中国钢铁企业一旦被迫接受三大矿山涨价要求,不但给钢铁业带来重大损失,还很可能造成严重的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

“上书”中的另一重点内容,是呼吁政府摒弃“贸易保护主义”的质疑,在国内推行进口铁矿石代理制。因为,实行进口铁矿石代理制,是“整顿国内铁矿石进口市场混乱的关键,也能大大提高中国钢铁行业在谈判中的话语权”。

邓崎琳在“两会”期间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进口铁矿石代理制无法实施的原因“不在于企业,在于政府某些部门,他们可能担心保护主义等会对中国不利,他们比较谨慎”。

但邓崎琳反对进口铁矿石代理制有贸易保护主义的“嫌疑”,“保护主义哪个国家都有,适当有一点没什么坏处,你自己的国家不保护自己的企业,那去保护谁啊!”

市场空前混乱

让邓崎琳发出上述呼吁的,是国内铁矿石贸易秩序乱局。

华菱钢铁集团的高层告诉本报记者,目前,铁矿石进口市场“已到了一个空前混乱的程度”。

据本报记者从多家钢铁企业了解,目前,国内钢企并未像中钢协此前所宣称的,与三大矿山达成“临时价格”,而是采取各自进口的方式。

“没有临时价格,现在国内企业都是各自为政、各显神通。”邓崎琳对本报记者证实。

虽然国内铁矿石贸易秩序混乱已非“一日之寒”,但至少每年还有一个年度长协价格可依。但今年,由于中方去年没有与三大矿山签订正式合同,导致市场陷入空前混乱。

河北钢铁(000709)集团董事长王义芳对本报记者举例,甲企业去向矿山要矿石,人刚走,乙企业来了,说“给我吧,不要给他”,等乙企业一走,丙企业来了,也说,不要给他们,把矿石给我。

“在这种情况下,人家早知道我们的价格底线了,还怎么谈判?”王义芳说。

有市场人士建议,国内十几家大型企业联合起来,也许可以改变谈判局势。

对此,邓崎琳表示,由于钢铁业集中度很低,“60%、70%的需求量都先谈好了,剩下的三大矿山才不急呢,正好看看手中的矿,哎呀,的确有点紧张,你们要么接受这个价格,要么去现货市场买吧”。

曾节胜表示,如果政府真的介入铁矿石谈判,第一步应该下定决心整顿铁矿石贸易市场;而强迫矿山降价,“基本不可行”。

克林表示,中国钢企“不应让中国政府介入谈判”,“解决问题有很多方式,但不能通过让政府干预市场的方式。我们反对这样做”。

南京治疗荨麻疹的医院哪好?

郫县有那些医院可以治疗早泄

北辰医院泌尿科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白癜风好转的表现是什么呢

上海做人流价格是多少

相关阅读